安阳专业刑事辩护律师

www.ayls.net

咨询热线:18790822884


新闻详情
强奸罪(无罪)辩护词
浏览数:45

辩护词

***人民法院:

我是河南新大地律师事务所律师常跃,接受本案被告人樊**委托,作为其辩护人参加了本案的庭审活动,通过阅卷、会见被告人以及法庭调查,对本案有了全面了解,现根据事实与法律发表以下辩护意见:

辩护人认为樊**不构成强奸罪、猥亵儿童罪:

1、起诉书查明事实错误

起诉书查明,樊**2016年 7月份的一天中午在朱**家中对其进行猥亵。又隔了一两天的一天晚上,樊**对朱**实施强奸。然而樊**究竟是7月份的那一天作案并未查清。被害人陈述以及被告人有罪供述(2016年7月15日讯问笔录第二页倒数第4行)中均显示,被告人是在2016年7月份被害人的父亲出去打工之后作案。庭审查明,被害人父亲是在2016年7月5日出去打工的,被告人于2016年7月6日去郑州打工,7月8日12点39分坐k7960次列车回到安阳。经查,12点39分开的k7960次列车到安阳的时间为15点10分。被告人家住大寒村离火车站19公里左右,坐公家车需经21站,至少用时1小时。故被告人回到家中是在7月8日16时以后。起诉书中称,被告人7月份的一天中午作案,那么至少是在2016年7月9日中午。起诉书中又称,隔了一两天的一天晚上,被告人再次作案,故再次作案的时间为2016年7月11日晚上或2016年7月12日晚上。然而,被害人陈述及被告人有罪供述显示,2016年7月11日中午系最后一次作案,均未提到2016年7月11日晚上及7月12日晚上作案。故起诉书中查明事实与客观事实不符。

二、被害人陈述为虚假证据。

1、被害人陈述与客观事实不符。被害人称,其父亲出去打工走了以后一两天时间,被告人对其第一次性侵。但经法庭调查,其父亲外出打工的时间为7月5日,而被告人7月6日往郑州打工,7月8日12点39分从郑州坐火车回到安阳,回到家在下4点以后。故被害人称第一次被性侵的时间为7月6日或7日下午午休后与事实不符,被告人并未在家。而之后的第二次第三次都是以虚假的第一次的时间节点往后推算,无疑也是虚假的。被害人称受到的前三次性侵两次在下午,一次在晚上,第二次与第三次隔了一两天。而根据被害人陈述,被告人作案时间只有7月9日、7月10日两天,被告人不可能在不同天数完成3次性侵。退一步说,假设被告人在这两天对被害人实施性侵,如此刻骨铭心的侵犯,被害人只记住了2016年7月11日中午那次的性侵,也记住了,“中间没隔天儿”,“中间有隔了一两天”时间节点,难道没有记住前一、两天7月10日、7月9日的性侵吗?显然不符合常理。

2、被害人陈述前后矛盾。被害人共有两次笔录,第一次笔录称,第一次、第二次实施性侵行为是:被告人在被告人床上亲被告人,第二次笔录称,第一次、第二次实施性侵行为是:用手抠被害人阴部。被害人给出的解释是:“当时是因为害羞不好意思说出口,还有怕我妈妈因为此事打我骂我……。”辩护人对此解释有异议,被害人接受第一次询问过程中,其母亲全程在场,公安机关记录人也曾鼓励被告人不用紧张,不用害怕,以上解释并不合理。被告人第二次去被害人家摸被害人给了其20元,第二次称给了10元;第一次笔录称,被告人第三次晚上去被害人家时,被害人下傻了没有哭,第二次称吓得我哭了;第一次笔录称,被告人第四次去被害人家时,曾爬到了被害人身上实施了性侵,第二次笔录称,被告人站在地上对被害人实施性侵。

综上,辩护人认为,被害人陈述从被告人作案时间上不符合事实,从被告人作案细节上前后矛盾,故辩护人认为被害人陈述的前三次性侵并不存在

三、不能排除公安机关对被告人实施刑讯逼供及诱供的嫌疑

庭审中,被告人称,其在刑警大队受到了“擀腿、扇耳光、夹手、不让睡觉、不让上厕所”刑讯逼供,并称,一个公安领导说让其按被害人的说法认罪,公安领导从中调解,就可以走了。辩护人认为不能排除公安机关对被告人实施刑讯逼供及诱供的嫌疑。

第一,从被告人供述的作案时间上看,并不符合客观事实,被告人并没有时间完成4次作案。

第二,从公安机关提供的第二次讯问被告人录音录像可以看出,被告人称其就到被告人家一次对其实施性侵,第一次讯问说成4次,是被逼说的。该录音录像可以直接证明被告人收到了公安机关逼迫认罪;

第三,从被告人供述的作案细节上看,其供述的作案细节与被害人供述的细节均不一致。被害人称第一次被告人对其实施用手抠阴部的性侵行为,被告人称第一次看了看被告人的阴部;被害人称第二次被告人对其实施用手抠阴部的性侵行为,被告人称第二次用中指和食指夹被害人阴部的两片肉,并未用手抠;被害人称第三次被告人用生殖器对其阴部又拱又捅,被告人称第三次用其生殖器在被害人阴部蹭了几下;被害人称第四次被告人用生殖器触碰其阴部,被告人称第四次其想摸被害人的阴部,摸到了被告人的屁股。被害人称四次性侵均大哭,被告人为了哄被害人,分别给了被害人10元、10元、20元、30元;被告人称前三次被害人均未哭,分别给了被害人30元、30元、40元、30元。辩护人认为,被告人的有罪供述与被告人的陈述大相径庭,不排除被告人收到公安机关刑讯逼供及诱供后编造了三次性侵。

四、侦查机关未将被告人全部供述一并提交。从本案卷宗可以看出,被告人于2016年7月14日被带到瓦店派出所,当晚又带至安阳县公安局,当天就对被告人进行了讯问。卷宗第5页第8行显示:“问:为什么昨天把你带过来问你你不承认?”此句可以说明,侦查机关于2016年7月14日讯问过被告人,但卷宗没有此讯问笔录。辩护人认为,侦查机关有悖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。

证人余**证言不合法。被害人朱**第一次在公安机关做笔录时间为2016年7月14日21时30分至2016年7月14日23时59分,询问地点为安阳县公安局刑警大队询问室,笔录中显示,余**作为被害人的监护人全程在场做笔录,最后由余**的签字。证人余**第一次在公安机关做笔录的时间为2016年7月14日22点30分至2016年7月15日2点50分,地点为安阳县公安局刑警大队询问室。从以上两份笔录中可以看出,公安机关于7月14日21点30分开始询问被害人,1个小时后,即22点30分,便在同一个地点,开始询问证人余**,同时询问被害人及证人时间长达1个半小时。根据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》第七十六条:“证人证言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:(一)询问证人没有个别进行的。” 之规定。询问证人余**并没有个别进行,故该证人证言有悖法律规定。

此外,证人余**系被害人的母亲,其与本案有利害关系。

证人余**、张**、朱**与被害人有利害关系,其证言属传来证据,其内容均不能证明被告人实施了强奸犯罪与猥亵儿童罪

综上,辩护人认为,本案事实不清,证据之间相互矛盾,根据现有证据不能认定被告人樊**犯强奸罪与猥亵儿童罪。

以上意见,望法庭予以考虑!

辩护人:常跃

2017年2月12日


安阳专业刑事辩护律师